杠杆游戏“帝国”复星压力或现

“如果我能够活到90岁的话,我觉得那个时候我们公司的总价值不会低于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16年4月,在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专访时,复星国际掌门人郭广昌这样说到。

2021年,复星国际实现营业收入1612.9亿元,同比增长18%;归母净利润100.9亿元,同比增长26%。但在营收净利润双增的背后,复星国际也难言“快乐”。疫情冲击下,复星国际正面临着快乐板块业绩指标下滑、现金流紧张及债务压力。

复星创立于1992年,深耕健康、快乐、富足、智造四大业务板块。快乐板块是复星国际营收的重头戏,主要由品牌消费和文化旅游业务组成。在疫情冲击下,复星国际快乐版块深受影响。据数据显示,2021年,复星国际快乐板块收入668.98亿元,同比增长19.4%,但收入同比增长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却亏损了5.93亿元;复星旅文收入92.61亿元,同比增加31.2%,但是亏损额依然高达27.12亿元。

从现金流指标看,从2018年到2021年,复星国际的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133.02亿元、78.34亿元、88.85亿元和-32.86亿元。财报解释,现金流减少的主要原因是投资合约负债减少、支付税金增加、待售已落成物业增加、存货增加等,其中,投资合约负债减少导致复星国际经营性现金流减少112.67亿元,主要源自旗下葡萄牙保险降低了寿险产品占比。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年末,复星国际合计的计息银行借款及其他借款总计2371.19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达1052.27亿元。同时,从2016年到2021年,复星国际的资产负债率一直维持在74%左右。

在投资圈流传着一句玩笑话——人类已经阻止不了复星的海外并购了。但在近年来疫情影响和部分资本资金链紧张的大背景下,郭广昌的“买买买”战略已暗藏隐忧。

2019年,复星国际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148.01亿元,而2020年,复星国际净利润大幅下滑45.83%,其官方解释原因是主要是由于受新冠疫情影响。但2020年,复星国际在海外并购遭遇“黑天鹅”也为复星国际贡献了巨额亏损。

2015年4月,复星集团宣布对太阳马戏团进行投资。2020年,复星国际收购的加拿大太阳马戏团破产,大概率让复星国际遭遇巨额损失。作为太阳马戏团的第二大股东,复星持股25%,同时为太阳马戏团拓展中国市场投资数亿元,还面临着太阳马戏团高达9亿多美元的债务。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和穆迪还下调了复星国际的评级。

今年4月12日,热衷布局海外投资的复星国际宣布出售旗下间接全资附属公司Miracle Nova(UK) Limited 100%股权权益的公告,总代价为7.4亿美元现金(约合47亿元人民币)。复星国际在公告中表示,根据国际财务报告准则项下的会计处理,参考代价、目标公司账面价值、汇率波动和潜在的企业所得税等因素后,预估这次出售事项产生的损失初步约为7900万美元(约合5.11亿元人民币)。

此次复星国际出售海外资产,回笼现金流是一方面考量,也与其频繁投资拉高了财务杠杆,面临一定的短期偿债压力有关。

“复星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600600),但绝不会止于青岛啤酒。中国人的餐桌上,一定离不开一壶好酒。”

2017年,复星系斥资约66亿港元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2020年5月,复星系豫园股份600655)收购了金徽酒603919)约30%的股份,总价18.36亿元;2020年12月,豫园股份通过执行司法裁定的方式,斥资45.3亿元取得沱牌舍得集团70%股份,间接控制上市公司29.95%股权,实控人也变为郭广昌。

但是这两大白酒品牌质地一般。金徽酒2021年营收17.88亿元,同比下滑2.58%,净利润仅有3.25亿元,同比下降1.95%。舍得酒业600702)2021年营收49.69亿元,净利润12.46亿元,体量在酒企当中也并不显眼。

ayx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