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閃亮的坐標|爸爸我已身披藏藍熱愛著你的熱愛

  如今,他們已穿上警服,向著心目中那個偉岸的身影靠近。清明節之際,天眼新聞通過尋訪沿著父輩足跡前行的英烈子女,講述一段段關於延續情懷、守護榮光、傳承信仰的故事。

  4月2日,納雍縣化作鄉派出所副所長楊松豪走在去烈士陵園的路上。今天,是他為父親楊仕海掃墓的日子,站在墓前,楊松豪仔細整理自己的警服,莊重地舉手敬禮,最後將花放在了父親的碑前。

  “永垂不朽,楊仕海烈士之墓。”楊松豪看著父親墓碑上的字出了神,思緒隨著微風飄到了32年前的那一天。

  60米高的懸崖,蓬亂的雜草,腳下黑洞洞的深谷。這是楊仕海生命最後一刻,眼前的場景。

  往前一步,是殊死搏鬥;退後一步,是安全無恙。當這個抉擇擺在面前時,楊仕海沒有猶豫,一往直前,從此他的故事永遠留在了這方懸崖之上。

  1990年5月30日零點25分,一顆年輕的心臟在納雍縣維新區醫院停止了跳動。年僅24歲的納雍縣公安局維新區派出所駐鄉民警楊仕海,在與一名逃犯英勇搏鬥過程中,與該逃犯一同從60米高的懸崖上跌落谷底,獻出了自己的風華正茂的生命。

  楊仕海離開家那天,懷著孕的妻子做了滿滿一桌菜給他,誰知這一走,他便永遠回不了家……1990年6月,楊仕海被貴州省公安廳追授個人一等功;1990年8月被公安部追授為“全國公安系統二級英雄模範”;1990年12月被貴州省人民政府追認為“革命烈士”。

  楊仕海犧牲之後,單位送來了一套警服,可惜,他生前還沒來得及穿上,就匆匆離開。

  這套珍貴的遺物,就保存在楊松豪和奶奶居住的房屋閣樓上,難過時,楊松豪便會上來看看,感覺就像是在與父親聊天。

  “我雖然沒有真正見過父親,但我知道有很多人記得他,他們把爸爸的事跡告訴我,也在我心裏埋下了成為一名人民警察的種子,自己長大之後也希望完成他的遺志。”楊松豪説。

  楊仕海犧牲時,楊松豪還沒有出生,對於父親的印象大都是來源於家人、父親戰友們的描述,以及翻看父親為數不多的照片、遺物。

  “爸爸的警服一直是激勵我前行的一個重要寄託,意外燒燬,我開始感到迷茫和失落。”楊松豪説。

  隨著年齡的增長,楊松豪想成為一名人民警察的心卻越發強烈,此時的他才發現,父親的警服原來一直都藏在他心裏的角落。

  2009年,楊松豪毅然報考了雲南警官學院。2013年,剛畢業的他通過考試,回到家鄉納雍縣,成為一名人民警察。

  身著藏藍警服,警號053202。今年,是楊松豪成為一名人民警察的第9個年頭。

  小時候的他,曾經看著父親的警服,設想著當時的父親是懷著怎樣的心情,才能毅然選擇與罪犯殊死搏鬥。當自己成為警察之後,在無數次的日夜兼程裏,楊松豪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答案。

  “成為警察的那一刻,就扛起了責任與擔當。當我們真正面臨危險的時候,其實根本來不及思考太多,唯一的想法只有制服歹徒,才能保護更多的人。”楊松豪説,在追捕罪犯的過程中,無法預料的危險太多了,只有生死度外,才能真正勇往直前。

  在楊松豪的定義裏,成為一名好警察,一定要做到忠誠、乾淨、擔當。同時,只有得到群眾的信任,才能更好地保障大家的生命安全。

  “我們都是24小時值班,不管大事小事,只要是群眾的事,我們都會第一時間出警。”楊松豪説。

  自參加工作以來,楊松豪辦理其他刑事案件100余起,為群眾挽回經濟損失100余萬元;參與辦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件5起,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4起;抓獲上網逃犯20余人;成功化解矛盾糾紛100余起;為無戶口人員上戶口100余人次。

  現在的楊松豪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他時常在想,若父親還在,此時家裏應該是一派含飴弄孫的溫馨場面吧。

  當被問及,如果自己的孩子以後想當警察,他會如何看待時,楊松豪堅定地回答:“基因可以延續,情懷可以傳承,正是父親留給我的警魂激勵我不斷前行。無論我的孩子是否成為警察,只要他願意帶著信念走下去,我都會支援。”

  一晃多年,如今的楊松豪已身披藏藍鎧甲,熱愛著父親的熱愛,守護著腳下的這方熱土,成為自己想成為的那個人。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

ayx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