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扎克伯格的妻子但我首先是普莉希拉·陈|时尚的

玛丽莲·梦露是很多人心中时尚的标杆。1953年5月,《花花公子》 创刊发行,玛丽莲·梦露的近照,一炮而红。玛丽莲·梦露以其时尚俏皮的形象,为那个时代定义了时尚。

60多年过去,在谈起时尚时,人们还是只能想到玛丽莲·梦露。不得不说,这是整个社会的失败,这是一个时尚感知停滞的时代。

基因想保存下去,需要繁殖能力强且能喂养后代的配偶,是喂养的关键,经过几千年物竞天择的竞争和淘汰,基因就对时尚的形象产生了标记,可以说这是基因的大数据处理。

《花花公子》当初选择兔子的形象作为品牌标志,生产出无数“兔女郎”,也是因为兔子是繁殖能力的代表,让引起人们对生殖欲望的联想。

生存环境,经济水平、心理状态、医疗条件等,每一样都极大的影响后代的生存。

扎克伯格与妻子普莉希拉·陈结合时,普遍不看好,因为普莉希拉其貌不扬,并不是肤白貌美型。

扎克伯格却非常爱妻子,他能读懂她心中所想,在他眼中,普莉希拉无疑是最美,最时尚的。

普莉希拉曾说:我扎克伯格的妻子,但我首先是普莉希拉·陈,你很优秀,我也不差。我们可以携手改变世界,我也可以独自光芒万丈。

这就是扎克伯格选择她的原因,普莉希拉不仅有改变世界的勇气,她还有改变世界的实力。她无需依附任何人,自己就能精彩绽放。

她是哈佛学霸,儿科医生,她可以靠自己,在本职工作上,救死扶伤,为世界减少病痛;

她是扎克伯格的妻子,可以跟丈夫合作,成立“陈-扎克伯格”基金会,投入450亿美元,帮助苦难的家庭,让世界更公平。

扎克伯格早已是亿万富翁,但普莉希拉永远朴素,不开豪车,不买奢侈品,不住豪宅。

是啊,这些东西跟改变世界比起来,又算个什么东西呢,普莉希拉是个时尚到极致的女性。

扎克伯格希望女儿能生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为此,他与妻子将致力于发展人类潜能和促进平。他希望推动互联网在个性化学习、社区教育、健康等方面扮演更重要角色,最终让下一代人生活在更美好的世界。

极致的时尚如此迷人,它无关长相,年龄,甚至性别,它放眼的是全人类共同的利益,持久的利益,它深刻,温情,散发着人性和超时空哲学的光辉。

但它很难达到,需要完善的心智和强大的实力,毕竟,改变世界不是买个白菜那么简单。

ayx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