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黑洞:美股巨头背后的第四权争夺战

如果说美联储加息和俄乌危机是2022的开年主旋律,那么脸书母公司(Meta Platforms Inc./ NASDAQ:FB)在2月的暴跌就是元宇宙概念的悲情索纳塔。

2月初,美国股市迎来财报季,在去年底刚刚更名为Meta的脸书公司一鸣惊人——盘后暴跌23%,当日市值蒸发近2,000亿美元,成为美股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2,000亿美元超过了美国标普500指数中300余家上市公司的市值总和,同时也几乎等同于新西兰2020全年的国内生产总值(2,125亿美元)。

当然,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也损失超过250亿美元。

而祸不单行,Meta在接下来的2个交易日里继续自由落体,累计下跌超过30%,三分之一市值就此蒸发。

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本次财报季其实并没有太大惊喜——Meta在上一季度中营收为336.7亿美元,虽然净利润有所下降,但基本符合市场预期。

但是,眼睛雪亮的投资者会发现,Meta旗下的核心业务脸书(Facebook)活跃用户人数出现了大幅下降(预期19.5亿,实际19.3亿)。

对于一家主打社交娱乐媒体平台的公司来说,用户数量决定了广告业务的营收,而后者则是此类公司的命脉。

人群聚集在英国议会前抗议脸书大肆传播虚假新闻,图片来源:/span>

不过,有人可能会把脸书的暴跌归结于转向的美联储,毕竟加息将提高资金成本,而资金成本的上升对于任何侧重于“科技”、“创新”以及“成长”的企业来说,都无疑是当头一棒。

但是,如果把这个大锅扔给美联储,那么同样是“科技+零售”的美股巨头亚马逊(Amazon/NASDAQ:AMZN)为什么会在同一个财报季中暴涨15%,市值增加出一个新西兰呢?

所谓元宇宙(Metaverse),是指一个高度虚拟化的平行电子世界,用户可以通过电子设备(虚拟头显设备/VR等)和互联网进行联通,最终实现无障碍无区别互动。

Meta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于2021年10月隆重推出元宇宙项目,图片来源:facebook

元宇宙这一概念其实并非由扎克伯格最先提出,而是最早出现于美国著名小说家尼尔·史蒂芬森(Neal Stephenson)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Snow Crash)。

在脸书宣布进军元宇宙之后,资本市场立刻掀起了一阵元宇宙之风,从发达国家的科技巨头到第三世界的地下小作坊,元宇宙已为人们津津乐道。

但是,在脸书轰轰烈烈进军元宇宙的同时,一场空前的公关危机也在发生——弗朗斯西吹哨人事件。

10月3日,曾就职于脸书公司的数据工程师弗朗西斯·霍根(Frances Haugen)在伦敦出席了议会听证会,弗朗西斯在议会上控诉了脸书公司的不道德行为,并向英国政府提供了数万份脸书内部文件,紧急呼吁英国政府带头对社交媒体巨头进行约束。

弗朗斯西专程飞到英国吹哨,在议会上表示:“扎克伯格可以操纵30亿人……(脸书的)社交软件让人们脱离现实,陷入自我的臆想世界,并且越陷越深……他们在不断接收错误的信息后形成一个个小集体,难以再次融入真实世界。”

除此之外,脸书公司旗下的Instagram、Pinterest以及来自其他公司的热门短视频软件同样在大量生产有害信息。

至于弗朗斯西为什么选择在英国吹哨,以及扎克伯格是否有意通过元宇宙转移公众视线,背后的原因不言而喻,但是以脸书为首的社交媒体在过去10年内对社会造成的影响却是鲜明的。

据联合国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共有104亿台移动设备接入网络,用户人数也从2016年的36.68亿人增长至2021年的63.78亿人。

从商业角度来看,脸书等一批社交媒体巨头既是电子时代的奠基者,同时也是红利的受益者。

但是从社会发展角度来看,信息时代最宝贵的资源——信息,以及随之而来的信息传播权被集中到了少数集团的手中,这对于现有的社会秩序和阶级权利无疑是一场干净利落的洗牌。

回顾2021年1月美国国会山的暴乱事件中,有多少是由脸书散播虚假信息煽动酿成?

2021年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暴力闯入美国国会大厦并导致警员死亡,图片来源:CNN

暂且抛开政治立场和近年来的国际局势,国会山事件对于任何社会都是一记响亮的警钟:

3. 在一个靠点击率支撑广告业务的大数据时代里,社会金字塔低端的“”获得了空前的力量和发言权;

至于传统统治阶级,比如具有垄断性质的媒体集团,逐渐丧失第四权是否是件好事,这很难说:

·从统治阶级的角度来看,逐渐丧失发言权和公信力即意味着失去影响力,最终影响经济和政治利益;

·从民众的角度来看,逐步收回发声权也许代表更多的自由,但是这种碎片化的自由又将由谁来主导?

在元宇宙的理想世界里,主导者应该是所有宇宙居民,共建乌托邦。但是在现实世界中,答案却不尽人意——特朗普执政期间酝酿的大量极端民间组织如雨后春笋一般迸发(比如新纳粹主义/Neo Nazism、3K党/Ku Klux Klan等),不仅如此,各类反疫苗反封锁(Anti-Vaxx & Anti-lockdown)组织也不断通过暴力途径扰乱社会秩序。

这不是尼尔·史蒂芬森笔下的元宇宙,更不是能够让遵纪守法的公民安居乐业的桃花源。

所以,脸书的暴跌只不过是新时代权利争夺战的一段插曲,至于传统统治阶级是否能够“”这场来自民粹主义的“起义”,如果后者在若干年后获得胜利,那么随之而来的“混乱”和“金字塔重组”是否将带领人类走向更公平的未来?

在现阶段,我们难以定论,但是我们希望带领人类前进的领头人能够铭记“力量越大,责任越大”。

至于脸书公司将迎来什么样的未来,这将取决于企业在面临商业利益和社会道德责任感时如何取舍。

而在历史前进的车轮面前,即便Meta就此倒下,也会有人继续缔造第二个脸书。

ayx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