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公民康明凯和迈克尔斯帕弗为什么被抓 个人资料简历背景介绍(3)

尽管中国官方并未提及之前外界热议的“间谍”“”之类的指控,但坊间仍有诸多猜测。

路透社援引两名消息人士的话说,康明凯的案子是由国家安全部门接手,该部门的主要职责之一是从事国内反间谍工作,因此康明凯有可能牵涉到间谍案中。

康明凯在驻中国使馆的主要职责,是全球安全报告项目专员。这一项目是在“9·11”事件之后成立,它的官方介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在全球搜集关乎战略稳定和安全的信息”。

但是,这是一个十分具有争议的项目。此前,加拿大上议院的一份报告曾披露,“此项目被特别授权通过发展非常规的方式和渠道来获取对外交部、加拿大安全与情报机构以及整个加拿大政府来说重要的信息”。但报告最后又找补了一句:“然而该项目的任务不属于间谍工作”。

所以,康明凯是不是从事间谍工作需要官方加以定论,但他在华担任外交官期间,以“非常规的方式和渠道”搜集敏感信息,是极有可能的。

2017年2月康明凯加入非政府组织ICG工作,担任高级顾问,能讲“一口流利普通话”的他常居香港,经常出入内地。该组织负责人说,康明凯主要负责从事中国在非洲和亚洲外交政策的研究。

对于甚嚣尘上的间谍猜测,该组织进行了否认。ICG总裁兼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马利表示,ICG并未参与此类活动。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透明的,都在我们的网站上。我们不从事秘密工作,也不从事涉及保密的工作。”

ICG是在1995年车臣冲突期间创建的一个非营利性的非政府组织。其总部位于布鲁塞尔,“完全独立于任何政府”,“以协助各国政府、政府间机构和广大国际社会在预防致命的冲突”。

末代港督彭定康曾是该组织的联合主席之一,澳大利亚前外长加雷思·埃文斯曾担任该组织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目前,ICG的资金来自各国政府、慈善基金会、公司和个人捐助者。其中40%的资金来源于西方近20个国家的政府,30%为福特基金会等国际知名智库,30%为知名跨国企业,其中包括必和必拓、雪佛龙、花旗集团、瑞士信贷、麦肯锡、普华永道等。

该组织每年发布大约90份关于各敏感国家的报告和简报,以及每月一次的《危机观察》简报,一般长约12页,定期通报近70个国家的当前和潜在冲突局势。其主要活跃地区集中在亚非拉、中东、北非和欧洲的一些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台湾也ICG的一大金主。在2007年在北京开设办事处之前,对于ICG将改变对台湾方面的称呼,曾经很不满。他在接见ICG访问团时抱怨说,台湾是ICG重要的赞助国,且是理事,但最近却传出ICG为在北京成立办事处而要改变台湾与会名称和担任理事的名衔,这样对台湾的长期参与和赞助非常不公平。

刀妹不得不说,像这种境外资助的NGO,在中国可能一抓一把。据统计,目前在中国长期活动的境外NGO有1000个左右,再加上开展短期合作项目的组织数量,总数可能已达6000个左右。

据报道,日本《朝日新闻》在2016年5月17日披露了一份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清单,显示其支持的国家组织及金额中,约有9652万美元分别撒给了中国境内约103家团体,其中“xizang团”获得600多万美元、“xinjiang团”获得500多万美元。

2017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正式实施。中国依法依规管理境外NGO绝不是刁难,更不是打压。

ayx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