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弗兰克 拒绝理智:从苏黎世到纽约 (9)

1949年回到纽约不久,弗兰克遇到了一位十六岁的学习舞蹈与艺术的学生-玛丽洛克斯潘塞(Mary Lockspeiser),对他的人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成了他的情人、妻子,后来(1950年结婚)又成了巴勃罗(Pablo)和安德里亚(Andrea)两个孩子的母亲。

玛丽同时也是一位女艺术家,更多的投入到自己的绘画和雕塑事业,在未来的几年里,她把弗兰克引入到了纽约的艺术圈里。玛丽(Mary)是弗兰克创作灵感的直接源泉,《玛丽的书》(Mary’s Book)中的照片首次出现诗意的影调,成为弗兰克第三阶段创作的开端。尽管他们在一起的最初几个月里动荡不安,但书中没有透露任何这类信息,呈现的是安静与深沉的感觉。

弗兰克在欧洲呆了十个月返回后,于1949年12月制作了这本书,由装在12页纸上的74张小照片组成,这是从欧洲返回后制作的第一批照片,显示了对柯特兹(Kertesz)的致敬,还显示了他的新观点-主体与空间诗意般地和谐共处。很多照片没有人物,但处处能感觉到人的存在-手写的广告牌上写着“安静,请安静,我的女儿在睡觉”,空椅子的安排让我们想到刚刚结束的谈话和孤独的沉思。与《秘鲁》(Peru)不同,这些作品中的主体都仔细地设置在特定的环境中,例如,树木轻轻遮蔽着坐着的观察者,鹅卵石优雅地环绕着灯柱。和科特兹(Kertesz)一样,弗兰克并不回避城市的阴暗面经常表现那些被忽视的事物和被边缘化的人群,例如,他居住的那条泛泛的街道,和除了孩子谁经过时都不会多看一眼的盲人音乐家。

这个简短的序列貌似展现了一个游客在巴黎的旅行,和《秘鲁》一样,开篇的几页确定了这是一趟旅行,以后便没有了叙事,也没有按时间排列的事件,代之以一系列的印象,每一页都充斥着相似的东西,照片按流行方式拼贴在书页上,追随流行杂志的版面布局,模仿当时的博物馆在墙上悬挂照片的习惯做法。

弗兰克还在这本书中首次探索文字的使用,在书页上手写题词,和《巴黎一日》(Day of Paris)的做法一样,这些文字有对照片照片本身的评论,也有主体人物谈话的记录,例如在一张一个男子坐在船栏杆上的照片下面写道“一个男人坐在甲板上—不假思索—一个海地人问我,你正在想的人是谁?是不是在想你的那个她,她长得很漂亮”。充满渴望与浪漫的影像和强烈的个性化题词,使《玛丽的书》(Mari’s Book)变得比任何一本传统的摄影册更像一首抒情的情歌。

在成书的仪式上,他曾提醒玛丽,将给她一个“小故事”,但弗兰克自己也承认“或许这不是一个故事”,转而提议玛丽记住这些影像,正如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Antonie de Saint-Exupery)所写:“它只是用心才能看清楚的,真正重要的东西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1940年代末到1950年代初,弗兰克很快获得了赞许,工作也更加努力,1949年12月,他把摄影册寄给玛丽后,这本书和弗兰克本人都成了瑞士《相机》(Camera)杂志的主题,该杂志由瑞士人沃尔特劳比利(Walter Laubli)主编,几年前曾见过弗兰克。

劳比利(Laubli)写道,弗兰克代表了一种新的纪实摄影类型,用“相机挑战生活”,展现了与被摄主体的情感共鸣“是一个充满情趣的小房间,时而开怀大笑,时而低眉浅唱,女人发现了自己的误会,欢乐中略带忧伤”,断言弗兰克“能教会我们怎样看”,因为他捕捉到了“日常生活中的平凡琐事,自然而然地展现了我们生活张的真实”,照片“可以认为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纪实画卷”,弗兰克“热爱真理”,“他喜欢捕捉质朴的真实,把握运动状态并融入到照片的氛围中”。

其他评论家、策展人、艺术画廊总监、博物馆馆长也表示同意这种观点。1951年4月,他的照片与本舒尔茨(Ben Schultz)、W尤金史密斯(W Eugene Smith)的照片在纽约Tibor de Nagy画廊展出。1951年5月,《生活》杂志用三页的篇幅刊登了弗兰克在巴黎拍摄的照片,他的一幅肖像在《时代》杂志上发表,《时代》杂志标榜弗兰克是“自挎相机的诗人”,《生活》在1951年11月三次以上翻印了他的照片,12月《摄影艺术》(Photo Arts)翻印8张照片的同时,尊称他为“瑞士先生”,并命名他为“情绪与节奏”摄影师。

1952年弗兰克重访巴黎,见到了年轻的罗伯特戴乐比尔(Robert Delpire),一个年轻的前医学院学生,他把一家医学公报(Maison de la Medecine)成功转型为一份重要的摄影出版物—《九》(Neuf),戴乐比尔(Delpire)立即认识到了弗兰克的重要性,在1952年发表一些马戏团的照片,还有一些在秘鲁拍摄的照片。

然而,当时弗兰克得到的最重要的认可当属史泰钦,史泰钦七十出头,是摄影界最受尊崇的偶像之一 ,作为世纪之交的传奇摄影师,1900年代到1910年代在阿尔弗雷德斯蒂格里兹(Alfred Stieglitz)的291画廊向美国观众介绍欧洲现代艺术,发挥了重要作用,后来成为Conde Nast的专职时尚与肖像摄影师,1947年加入现代艺术馆摄影馆担任馆长之前,曾在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担任美国军方摄影部的负责人。

1948年12月,弗兰克毫不畏惧的给史泰钦写信,询问是否能展出最近在秘鲁拍摄的一些照片,没有回音,他坚持不懈,1950年6月再次写信,这封信使他入选了1950年8月现代艺术馆举办的51位摄影师的展览,这是史泰钦组织的第一次有弗兰克作品的展览,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中,史泰钦组织过十多个包含有弗兰克作品的个人与团体展。1951年,史泰钦为博物馆购买了4张弗兰克的照片,这是在他1962年退休之前购买的二十多张弗兰克照片中的头几张,1951年,他还鼓励弗兰克参加《生活》组织的青年摄影师大赛中的图片故事竞赛。

《Looking in: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英文名Looking In: Robert Franks The Americans )是一本展示、解析弗兰克《美国人》摄影著作的摄影画册,由于其资料的丰富和详实,使其成为研究《美国人》的珍贵资料。

书中含有《美国人》中的所有照片以及另外部分摄影作品集,回顾了弗兰克的创作历程。另外刊登了包含策展人萨拉格林诺夫的几篇引人入胜的文章,探讨了这本开创性摄影作品的渊源,以及弗兰克在古根海姆基金帮助下的拍摄过程,《美国人》的排序,作品对此后摄影的影响等。

此外,本书还介绍了《美国人》几个版本的不同,以及弗兰克的书信和手稿材料等。附录中,包括了底片展示等珍贵资料,资料的完备和详实使其成为《美国人》的权威信息来源。

原标题:《罗伯特弗兰克 / 拒绝理智:从苏黎世到纽约 (9)》

ayx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