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改名Meta背后扎克伯格的“心机”

当地时间10月28日,脸书(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Facebook Connect大会上宣布,Facebook将更名为“Meta”,反映了该社交媒体公司进军“元宇宙”(metaverse)的野心。

Facebook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和第四季度的预测均未达到分析师的预期,部分原因是苹果公司对其应用程序可以收集的iPhone用户数据作出了新规定。

扎克伯格意识到,Facebook并不拥有大多数用户所占据的数字房地产基础。而通过元宇宙,他期待公司能够获得成为下一个安卓或iOS/iPhone的机会,更不用说或许也可以建成亚马逊的虚拟商品版。

撰 文 胡 泳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信息社会50人论坛”成员

2021年6月,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向员工吐露了一个雄心勃勃的新举措。这家世界最大社交平台的未来将远远超出其目前所做的,即建立一套互联的社交应用程序,并用一些硬件加以支持。相反,Facebook将致力于实现一种最大限度的、直接来自科幻的、游戏般的连接体验——一个被称为元宇宙(Metaverse)的世界。

7月22日,扎克伯格接受科技媒体The Verge采访时称:“未来五年左右,在公司的下一章,我们将有效地从人们心目中的社交媒体公司过渡为一家元宇宙公司。”

在7月底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用大量时间阐述了何为元宇宙。他说:“这是一个虚拟环境,你可以在数字空间中与人同处。你可以把它看作一个具身的互联网,你身在其中,而不仅仅是浏览。我们相信这将是移动互联网的后继者。”

仅仅过了三个月,扎克伯格就迈出了石破天惊的一步:Facebook取“元宇宙”英文单词的前缀(meta,源自希腊语,意思是超越),更名Meta(全称:Meta Platforms Inc.)。扎克伯格在10月28日举行的Facebook Connect会议上发表演讲称,“元宇宙是下一个前沿,从现在开始,我们将以元宇宙为先,而不是Facebook优先”。同日,扎克伯格发表创始人公开信,称元宇宙“将触及我们所创造的每一款产品”。

扎克伯格表示,“我们现在把我们的业务看作是两个不同的部分:一个是我们的应用程序系列,一个是我们在未来平台上的工作”,而元宇宙则囊括了上述两大块:社会体验和未来技术。“我们所有的产品,包括我们的应用程序,现在都有一个新的愿景:帮助把元宇宙带入生活。”

除了集团更名外,相应地,Facebook股票代码也将自12月1日起改成“MVRS”。从2021年第四季度起,Meta将分为两个部分进行财报披露:一个是包括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等的社交应用程序系列,另一个则是涵盖AR/VR软硬件及内容服务在内的Facebook Reality Labs (FRL),其中当然少不了Oculus硬件部门。也就是说,世界上价值最高的第六家公司,今后化身为Meta,一家元宇宙公司。

扎克伯格有关互联网的代际演变的思考不自今日始。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VR头显公司Oculus,扎克伯格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这个社交网站正在“为明天的平台做好准备”。

从商业策略上来讲,扎克伯格现在“All in Metaverse”,是明智之举。因为,如果元宇宙成气候,与其他任何公司相比,Facebook从中失去的都将最多。Facebook最有价值的资产是它的社交图谱,它的用户数据集,用户之间的链接,以及他们共享的内容。假设在一个元宇宙的未来,我们都在其中拥有身份,任何人都可以打开一个虚拟空间,分享生日派对的照片,或者通过数字时装展现自己,那么,这样的虚拟世界社交,将成为Facebook的噩梦。

元宇宙将从根本上使社交网络变得无关紧要。所以Facebook必须行动,来绘制一幅更大、更有能力的社交图谱,并代表新的计算平台和新的参与平台。

尽管元宇宙有可能接替移动互联网成为下一个计算平台,但它的基本开发过程与其前身大概很少共同之处。互联网来自于公共研究大学和美国政府的项目。这部分是因为私营企业中很少有人理解互联网的商业潜力,而大学和政府那时确实形成了拥有计算人才、资源和雄心的实体来建立互联网。现在,当元宇宙开启时,所有这些条件都变化了。

私营企业眼下不仅充分意识到了元宇宙的潜力,而且对此未来拥有最积极的信念,更不用说还怀揣最多的现金、最好的工程人才和最大的征服欲望。主要的科技公司不只是想在元宇宙当中分一杯羹,它们还想拥有并定义它。具有非盈利精神的开源项目仍将发挥很大的作用——它们将吸引元宇宙中一些最有趣的创意人才——但在Facebook开启的封疆裂土之中,只有少数可能的争霸者。你会认出他们每一位。

战火当然是从移动时代烧过来的。Meta在虚拟和增强现实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不断升级Oculus VR头盔等硬件,致力于开发AR眼镜和腕带技术,并购买了包括BigBox VR在内的大量VR游戏工作室。2019年9月,Facebook发布了VR社交平台Facebook Horizon,并于2020年8月推出公开测试版。用户可以在其中构建环境和游戏,与朋友社交。

2021年10月,Facebook将自身品牌从该VR平台中移除,赋予它一个新的名字Horizon Worlds,将工作重点放在基于VR的工具构建上,并设立1000万美元的基金来鼓励创作者。

显然,Facebook相信,VR将成为通往元宇宙的入口。它在2020年9月发售的新一代VR设备Oculus Quest 2累计销量超400万台,已超过历代Oculus VR头显的总和。

虽然与手机出货量相比不值一提,但Facebook的赌注是,在下一个大的计算平台转换之际,可以使自己减少对其他硬件制造商的依赖。更进一步,广泛使用的VR设备将给予Facebook发号施令的机会,使它能够绕过苹果和谷歌的隐私协议及其收取的应用商店费用。

尽管在建立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和部署消费者硬件方面做出了一些努力,但Facebook仍然是一家纯粹停留在应用/服务层的FAAMG公司(Google, Apple, Facebook, Amazon, Microsoft五大平台公司的英文首字母缩写)。Facebook第三季度的销售额和第四季度的预测均未达到分析师的预期,部分原因是苹果公司对Facebook和Instagram等应用程序可以收集的iPhone用户数据作出了新规定。

Facebook意识到,它并不拥有大多数用户所占据的数字房地产基础。通过元宇宙,它期待自身能够获得成为下一个安卓或iOS/iPhone的机会,更不用说或许也可以建成亚马逊的虚拟商品版。

从硬件方面来看,能达到元宇宙需要的程度还很遥远。扎克伯格估计,还要耗费十年左右的时间。届时,新的硬件将具有更高的分辨率,更强的处理能力,以及质量更好的屏幕和镜头,以为用户提供疯狂的沉浸感。

另一个重要的支柱是元宇宙催生的经济,用风险投资家马修·鲍尔(Matthew Ball)的话来说,让元宇宙成为一个全面运作的经济体——个人和企业将能够创造、拥有、投资、销售,并通过一系列令人难以置信的“工作”获得回报,这些工作产生的“价值”将得到他人的认可。比如,创作者可以出售现实世界的商品,但更多的是出售消费级别的数字内容,如虚拟办公室及用户,或是数字化身的VR/AR时尚物品等。

Facebook的元宇宙优势是巨大的。它拥有比地球上任何其他平台更多的用户、更频繁的日常使用和更丰富的每时每刻有用户创造的内容,以及第二大的数字广告份额、数十亿美元的现金、数以千计的世界级工程师,还有把持多数投票权的创始人的坚定信念。

它面向元宇宙的资产也在迅速增长,现在还包括了半导体和脑机接口方面的专利。比较不利的因素是,在打造第三方开发者/企业可以建立可持续业务的平台方面,在充当财团的领导人方面(如Libra),以及在管理用户数据/信任方面,它有着一连串非常麻烦的记录。

所以,扎克伯格的大胆计划和傲慢(为什么笃信其他科技界人士会追随他呢?),是试图将现在拥有30亿全球用户的Facebook卡位在一个不可避免的浪潮之首。

多年来,Facebook一直将其使命描述为在网上连接人们。扎克伯格认为,元宇宙是该公司自然发展的一部分,允许人们在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个人电脑和传统智能手机之间自由移动。

“你将在不同的设备上跨越这些体验——增强现实眼镜保持在物理世界中,虚拟现实完全沉浸其中,而手机和电脑则从现有的平台上跳入。这并不是要在屏幕上花费更多时间;而是要让我们已经花费的时间变得更好。”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这么说。

关于时间的承诺让人想起游戏不会上瘾的保证。元宇宙可以让厌倦了照片滤镜和视频编辑工具的用户以迥异的数字方式体现出全新的角色,并通过化身展示他们的创造力。这必定促使年轻人花更多时间在网上。

说句实话,新的Meta公司可能有一个暗藏的理由要对老的企业形象进行改变。在社交媒体市场面临新的压力之时,更多地向元宇宙倾斜,可以使该公司看起来像是正在令自身业务多样化。年轻的竞争对手,如字节跳动的TikTok,对25岁以下的人群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所以,Meta的新动作,也可以理解为再次想办法专注于吸引年轻的成年人。

元宇宙是不是有价值几乎是次要的,因为它正在到来,如果不是已经到来。科技和视频游戏公司,如Epic Games、Roblox、迪斯尼、微软,当然还有Facebook,正在为这些虚拟世界投资数十亿美元。

人们可以想象,科技公司可能决定补贴自己的VR眼镜和其他设备——就像它们对家庭智能音箱等智能产品所做的那样——以便驱使消费者踏入它们的世界。如果说元宇宙现在有一种明显的早期采用者的感觉(比如集中在游戏用户群体中),那么它可能很快就会被“民主化”,为不那么有钱的用户提供诱因,让他们在这些环境中花费时间和注意力。

哪怕你买不起一块漂亮的数字财产,甚或也买不起观看它的头盔,那你也肯定会有机会通过执行虚拟任务、挖掘加密币、交出个人数据、观看广告或铸造NFT来赚取生活费。这些类型的微观劳动,是互联网经济中令人沮丧的创新之一,它们太适合元宇宙及其过热的数字资本主义形式了。

元宇宙资本主义还有其他的特征。想一想,全球经济之所以成功,主要是因为开放、贸易以及人员、资本和数据能够从一个生态系统流向另一个生态系统,这也应该是元宇宙经济的模式。人们将需要在不同的平台上移动皮肤(化身)、资产(如NFT)和货币,最好是没有进口关税或汇率。

用户还需要一种方法,在一个地方查看他们所有的数字资产。为了管理这一切,将需要新的金融服务,如元宇宙钱包或加锁的存储设施。在我们充分实现区块链的好处之前,如何在元宇宙中移动金钱和资产,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头痛问题。

一个去中心化、自动化和确权的区块链模型意味着公司、开发者和终端用户可以放心,他们的虚拟投资和这些投资的价值,不会因为某位CEO或某个政府的一时兴起,而被任意改变或一夜之间消失。在缺乏元宇宙政府或其他监管机构的情况下,区块链技术将确保元宇宙的交易和身份是安全和公开的。

此外,NFT将允许元宇宙的用户拥有独特的和定制的物品,就像在现实世界一样,而加密货币则为元宇宙经济的形成提供了路线图。我们指望着所有这些新型的金融工具可以增加元宇宙的经济效率。

但谁来打造这一切呢?以Facebook为首的各家公司,正在建设他们认为将构成未来社会技术的不同版本。这给我们带来了极其重要的问题:会不会只有一个元宇宙?以及如何进行元宇宙治理?

扎克伯格在公开信中承认:“元宇宙将不会由一家公司创造。它将由创作者和开发者建立,创造新的体验和数字项目,这些体验和项目是可互操作的,并释放出超越今天的平台及其政策限制的巨大的创意经济。”话术我们很熟悉,当年面对开放互联网,巨头们也是这么说的。最终的发展结果却是,它们的商业模式建立在形成规模和挤压竞争对手的基础上,同时将自身最强大的资产——用户数据——保存在有围墙的花园里。

以互联网的当前版本来推断,后续的发展很可能是,像Face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定义和殖民元宇宙,而传统的治理结构却难以跟上技术变革的步伐。现成的问题就有一堆:如虚拟空间如何被管理,其内容如何被控制,以及它的存在对我们的共同现实感会产生什么影响。我们目前还在为社交平台的二维版本焦头烂额;处理三维版本可能会难上加难。

如果我们更愤世嫉俗一点,不妨说,元宇宙让科技公司躲避了与互联网、特别是社交媒体相关的负面包袱。观察家发现,只要能让技术看起来新鲜、新奇、酷,你就能逃脱监管。起码,你可以在政府追赶上来之前,进行几年的防御。

元宇宙的流行还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因:它听起来比“互联网”更有未来感,让投资者和媒体人平添兴奋。当然,兜售这一未来愿景的大亨们自己更兴奋。创造一个另类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都必须使用你的货币,按你的规则行事,同时身不由己地在其中拼命推广自己,这个“造世”的想法对有钱人来说,真的拥有巨大吸引力。

我相信马克·扎克伯格对元宇宙的热情源于对退出现实空间的渴望。一个在40岁之前就成为世界第五大富豪的人,他的影响力可能超过了历史上任何一个人,但他却越来越被视为一种威胁。我相信他很可能发现这让人困惑和沮丧,也许还不公平。我们应该承认他的成就。我们应该给他自由,让他进入元宇宙。

现在我们该改口叫Facebook公司Meta了。它将如何“超越”?小扎,作为元宇宙的教主,下一步会带领人类去向哪里?是黑客帝国式的有着牛肉香味程序的幸福世界吗?

ayx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